【一个好的投资人】去非洲,去创业,去发家,

  • A+
所属分类:实时资讯

广袤的非洲,蕴藏着无尽的时机。

在安哥拉首都罗安达,随处可见令人熟悉的中国影响力。

在口岸,数百万桶原油即将运往中国;在都会,中国企业承揽的工程星罗棋布;在工地,中国人事情起来更昼夜不息。

2003年,安哥拉内战刚竣事,有人就冒着风险到了这里。

昔时,刘强还在海内捣鼓建材生意,却发现,同样的器械,在安哥拉就能赚两倍。他马上甩掉海内生意,把所有身家投了进去。一座铝合金厂拔地建起后,他又回温州招兵买马,带来了电焊工老易。

老易也没想到,去非洲赚钱这么容易。且不说人为翻倍、食宿全包,工地普工就8万起;他这样的手艺工,年入15万能保底;要是懂葡语、会翻译,年赚25万没问题。

老板们组团闯非洲,从普工、技师、翻译到财政、保安、厨师一锅端,用高薪把打工仔诱惑得蜂拥而起。效果,30万中国人得以群集安哥拉。

在非洲人民看来,中国人似乎都很勤劳,还爱种地。

利比里亚,全球最贫困的国家之一。这里2003年刚竣事内战,2014又遭遇埃博拉危急。由于莳植手艺落伍,天下粮食产量仅40万吨,缺口高达60万吨。

2005年,中国派出5名农业专家来到这里,他们来自著名的隆平高科。

中国专家很快发现,这里产量低是有缘故原由的:一是农户留的稻种退化;二是农民不懂精耕细作,种子洒完就不管了。至于产量,看缘分吧。

于是,中国积累5000多年的农业科技带了进来,翻地、播种、移苗、打枝、施肥……整套操作下来,中国杂交水稻产量比当地品种凌驾三倍。

非洲兄弟们大吃一惊,利比里亚总统瑟利夫更将中国杂交水稻誉为“魔稻”,并决议把总统官邸的5亩花园,拿来种地。

除了利比里亚,隆平高科还在尼日利亚、塞拉利昂、赞比亚、埃塞俄比亚、塞内加尔等国开展了大规模的农业手艺培训,非洲50多个国家因此受益。

隆平高科认定,只有把农业手艺留在非洲,才是解决粮食平安的基本之道。

在非洲,搞养殖的中国人,也不在少数。

潘伟志也以为,非洲大陆充满时机。他曾在海内做家具生意,上年数后感应力有未逮。机缘巧合下,他到赞比亚卢萨卡开了家养鸡场,很快把生意做得风生水起。

当地消费者示意,中国人来了之后,鸡肉最先变得加倍廉价。

凭着能耐劳、有毅力、敢打拼,许多中国生意人已经在非洲闯出一片天地。

1998年,做修建生意的沈阿虎,也发现了非洲这片新天地。

在非洲人口第一大国尼日利亚,昔时照样有石油、没工业,更没有修建公司。沈阿虎绝不犹豫把机械装备运到这里。

新鲜的是,天天有人问营业,却一笔生意都谈不成。

沈阿虎一探问才知道,尼日利亚人更喜欢跟公司打交道,不爱和小我私人谈生意。搞清了玄机,他上午注册公司,下昼就拿下大单——给当地盖4所学校。

中国人的效率你懂的。效果是,当地政府对工程质量异常知足。

尼日利亚政局稳固、人民友好,沈阿虎起步早,又连续投资建起了机械厂、塑钢厂,生意越做越大,身家一度超2亿,荣登“尼日利亚华人首富”。

跟沈阿虎差异,史海生是机缘巧合下,成了尼日利亚的“码头之王”。

2010年,他被香港招商局派往拉各斯港,跟法国公司合营TICT码头。那时,他只有2名手下,海港也破败荒芜,承接的显然是个苦差。但两年后,他旗下雇员跨越500人。TICT码头也跃升尼日利亚头牌,不只吞吐量压倒一切,利润率甚至跨越一些海内大港。

史海生的战略很简朴:用好薪水、好福利,雇优异的人。像公共食堂、医疗保险守候遇,在尼日利亚堪称优渥,企业由此蒸蒸日上。

而福建福清的方则江,更是赤手打拼成莱索托华人首富的励志哥。

莱索托是个被南非笼罩的“国中国”,只有两个北京巨细。1992年,在老家养鳗鱼的方则江,有时被这个小国吸引。他先帮台湾超市老板打工,熟悉了风土民情后,很快开了第一间小超市。

超市生意,本小利薄。而方则江靠着用功机敏,逐渐将超市扩充到3家。

但1998年,莱索托一场动乱,将他的所有财富付之一炬。

方则江没有时间一蹶不振,他必须死灰复然。

他返回老家,招募亲友,邀约同去莱索托创业。方式就是复制“方则江模式”:先打工练习、再合资开店,几何裂变、按股分成。

仅此一招,方则江的超市暴增到300多家,员工5000多人,谋划局限也从日用百货、服装鞋帽,周全拓展到餐饮、娱乐、汽车等行业。

一大帮福清人随着他发家致富,方则江本人更坐拥13亿美元身家,多年连任莱索托华人首富。而他坦承的致富窍门,不外是“敢作为,能耐劳,薄利多销”而已。

闯荡非洲,同样会随同种种风险。

2008年,中铁四局拿下了安哥拉首都罗安达的Sequele新城项目。这是个400栋楼、1万套房、可容纳10万人的小区。中国人本以为捡到了宝,干起来才发现,把事情想简朴了。

那时,安哥拉内战虽已竣事,但社会依然动荡。中国工人日间忙赶工,晚上防绑架。除了小心工地挖出的炸弹,还要提防时不时发作的枪战。

厥后,当地政府在工地派驻了武装军队,项目才得以完工。

中国人闯非洲,因此被称为“在枪口上的舞蹈”。

固然,纷歧定每小我私人都市遭遇恐怖的暴力,但一定会晤对无处不在的疾病。

在赞比亚西部原始森林,中国人险些是唯一敢深入到此的外国人。吸引老陈到这里的,是旁人不敢问鼎的木料生意。由于这片绿色地狱,自己就是致命武器。

林场山高林密,毒蛇满地,蚊虫、飞蝇更多得直钻鼻孔。中国人的体质没有抗体,只要被蚊虫叮咬,很可能得疟疾、黄热病、锤虫病,一旦缺医少药,险些必死无疑。老陈的黑人雇工里,另有人得艾滋病,但人人平时照样吃住在一起。

老陈打过几回“摆子”,打了不能胜数的针剂。最终发现,蚊帐才是活命的法宝。在这种商业模式里,只要扛过顽疾,赚钱就不是问题。

但在非洲,另有一种疟疾和冲锋枪都逼不退的生意——淘金。

2005年,一个广西上林人带着500万到加纳淘金,3年后,他便怀揣1亿荣归家园。这个传说,至今都极具诱惑力。

加纳号称“黄金海岸”,黄金储量占全球3%,大矿多由英美公司垄断;厥后,有湖南淘金客来此,斩获有限;直到广西上林人带着独门特技的“砂泵洗金术”到来后,产金量大增,才引发了淘金热。

不仅是采矿主,哪怕是打工仔,也能很快致富。上林人善待老乡,人为里包罗底薪、提成、奖金,还包吃包住。只要扎实肯干、产量争气,三五年赚百万不成问题。

有人挖苦,能走路的上林人,多数涌进了这里。

加纳当地人,对此兴致勃勃。外出打工,他们只能月赚两三百,事情还很欠好找;但在中国人的金矿上事情,人为最少600。

对中国人,他们绝不掩饰喜欢之情:“他们对我们很好,给我们钱,还提供食物,看待我们就像自己人一样。

然而,淘金亦有伟大风险。像矿区争取、环保灾难、政策更改等诸多问题,最终让加纳政府在2013年宣布“六月禁令”,将中国淘金客悉数驱逐。

而在干实业的人眼中,非洲依然是一座名贵的“金矿”。

在缺医少药的非洲,小病小伤,经常会决议生死。而邢志霞的这类小诊所,往往是中国人最后的呵护所。

早年,她从湖北咸宁医学院结业,由于找不到事情,才到尼日利亚来碰运气。没想到,靠销售抗生素很快发了家。现在,她依附医术在拉各斯开出一家60平米的小诊所,诊疗室、输液室、药房和两张病床的住院部一应俱全。

这里的病人,多数是远赴非洲的中国人。邢志霞见惯了种种状态,像疟疾、阑尾炎、胰腺炎等在海内不值一提的小病,在这里很可能要命。以是,她对病人格外上心。

一次,50多名中国工人在工地群发疟疾,邢志霞自动驱车600公里前往救援,并由此获得中国领事馆的谢谢。

天下卫生组织数据显示,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国家,拥有全球11%的人口和24%的疾病。2020年,非洲医疗还将缔造450亿美元的市场价值。

救死扶伤,显然将成为广袤非洲下一个大时机。

而在互联网时代,“90后”也最先涉足这里。

好比,率先在非洲电商领域“吃螃蟹”的王风斋。2014年,他和王小飞、王小杰(坦桑兄弟)团结开办的CWB(环非国际)网站,在坦桑尼亚上线后迅速引发烧潮。

大学念书时,他的坦桑同砚王小飞告诉他,坦桑尼亚的商品虽然多数来自中国,却要从肯尼亚入口。瞅准商机的同砚们一拍即合,结业后,确立了B2B电商“环非国际”。

但他们很快发现,非洲许多国家连电子银行都没有,网络生意很难题。虽然中坦商业频仍,商人们却喜欢做一手交钱、一手交货的线下生意。用一位坦桑客户的话说:“若是我没有看着你的眼睛,我怎么去信托你?”

于是,他们很接地气地将CWB定位成“非洲黄页”,致力于为中非商人提供信息、货物对接的服务。

人们对这种商业模式还将信将疑,一位坦桑客户却直接上了门,看他们能不能代为进货。这笔生意王风斋心里完全没底,谈判快完成时,客户甚至最先用斯瓦西里语密谈。王风斋估量,这笔生意也许没戏。

哪知道,客户接下来的行为让他吃了一惊。

只见客户打开一个大包,掏出一堆塞满钞票的丝袜。条约还没签,30万现金直接倒进了他的包里。坦桑客户用这样真诚的行为示意:我信托你!

在坦桑合资人的运作下,“CWB”在坦桑尼亚很快家喻户晓。媒体争相报道,连坦桑尼亚经济部长和议员们都力挺,示意他们正在做“一件对国家经济有助益的事”。

王风斋对坦桑合资人更充满友谊:“我以为我们除了肤色,其他也没什么差异。他们是我在这边唯一的亲人和依赖,若是他们不在这里,我做不下去。”

显然,200多万闯荡非洲的中国人,正追寻着各自差其余“非洲梦”。

在非洲的土地上,中国人正在盖高楼、种果蔬、开诊所,把核磁共振仪运进了医院,教还不会用电脑的非洲同伙怎么做电商,开出的小超市、杂货铺更难以计数……

中国人,本就善于在夹缝中求生计。所有人都认定,这里的生长空间大得很,足以让人看到纷歧样的天下。

这块古老的土地,似乎30年前的中国,充满无限时机。那些抱着投契心理、捞一把就走的,很容易招人反感;但只要你扎根这里、勇于实验、耐劳耐劳,就一定会在非洲实现自己的“中国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