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投资的吗】互联网大厂offer:900万结业生的春招“围城”

  • A+
所属分类:实时资讯

2021年高校应届结业生达909万人,创下历年新高。

“秋招进不去,春招就是仅存的希望了”,许多应届结业生感应焦虑,能不能校招进互联网大厂,就看“金三银四”三四月份的最后一搏了。

李宇的室友在秋招时,已经乐成拿下BAT大厂研发岗offer,年薪35万+,丰盛的薪水令人羡慕不已。而自己在秋招投了40家公司,连拒信都没收全,春招就最先了。

春节后,互联网行业迎来“金三银四”的招聘季,各大企业集中释放招聘需求,动辄上千的HC(Head Count)激起了无数应届生的“大厂梦”。

同时,疫情导致更多的外洋留学生回国就业,向海内岗位投递的海归人才数目较2019年增进了33.9%。而在今年春节后第二周,随着考研成就宣布,更多应届生流向就业市场,求职人数同比增进143.1%。

最难结业季,想进大厂的年轻人,竞争加倍猛烈。

履历过秋招“糟蹋”,越来越多的应届生抱着“不投白不投,不投就亏了”的心态,加入互联网大厂的春招竞争。全力准备却心态躺平,笔试面试就当蹭履历,进了皆大欢喜,没进就接受月薪几千的小厂,起劲几年再等出头之日。

虽然,已往一年中,不少互联网大厂一再发作“996”福报、“加班猝死”、“35岁危急”等舆情事宜,导致许多人选择脱离,然则,刚刚结业的年轻人仍将“大厂梦”看成职场生涯的第一站。

大厂闯关路,偕行皆对手

“破晓两点醒来,我发现春招备战群里还在讨论行测题。”

姜田告诉Tech星球,自互联网大厂申通道开启以来,他已经投了30份简历。他把这次春招当成最后一根稻草,“另有不到3个月就要结业了,要是这次春招照样拿不到offer,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

天天醒来,姜田第一件事就是打开电脑,去邮箱里查看有没有收到新新闻。他甚至一度嫌疑是自己的邮箱坏了,还请托室友往自己的邮箱里发新闻来测试邮箱。“怎么能一条回复都没有呢?收到条拒信也好啊。”3月马上快已往了,他天天都盼着在自己做的春招进度表上修改历程,可不停增添的只有投简历的数目。

“行测”是选拔的第一步,他给自己划定天天要刷200道题。可这并不能缓解他的焦虑,甚至已经严重影响他的睡眠,有天他梦见自己先是笔试不会,后又面试被挂。惊醒时吓出了一身汗,看了眼表才刚到破晓两点,也就意味他睡着不到一个小时。翻看微信,发现春招备战群的同砚还在为行测题争执。姜田一下子就睡不着了,起身旋开台灯又最先刷起了行测。

备战群就像被掩饰好的炸弹,除了能在群里获得一手的春招讯息和面试履历,更能在第一时间得知其他人举行到哪一环节了。

小优是QS天下排名前100名的外洋高校硕士结业生,顶着高学历的她原以为自己的求职路会一起绿灯。甚至不无优越的心态,从准备的第一天,就最先写笔试履历、面试履历,盘算等拿到offer的那一天,发到社交平台做展示。

可是,当一个又一个同砚,在备战群分享自己的接到面试的喜报,而自己迟迟没有收到新闻的时刻,她终于接受没有新闻、不给拒信就成了大厂备胎的事实。

和备战群属性相同的就是“春招训练营”直播课,沈春和就花了200块体验了一把“buff加成”。沈春和是欧洲归国的硕士生,她向Tech星球剖析说,仔细比对研究了几家互联网大厂的校招简报,在大厂竞技中,70%招收的都是留学或双一流高校研究生,以是她清晰地知道自己外洋研究生的身份,并不吃香,甚至只是标配。

训练营里的每一小我私人,都是潜在的竞争对手,她从来不知道一起上课的人来自什么高校,有过什么履历,直到有一节直播课关于简历修改的培训,需要所有同砚把简历发到群里,这么好的时机沈春和固然不能放过,她下载了七八小我私人的简历准备“伺机窥探”。

在欧洲留学的沈春和一直以为,自己最大的优势就是掌握两门外语,可看过别人的简历才发现他们不光名校身世,实习履历出众,大部门人都市第二个小语种。沈春和坦言,得知自己引以为豪的语言优势没有了的时刻,差点被劝退。

面试中途,遭遇“连环爆击”

互联网大厂春招博弈中,并不是所有怀揣屠龙梦想的勇士,都能见到真龙面目。

韩思思告诉Tech星球,在秋招时投了50多家大厂,颗粒无收,甚至许多时刻都挂在简历环节。身心疲劳的她基本提不起勇气去投春招补录。同龄的同伙在秋招时已经乐成入职某大厂,手里有直通面试的推荐名额,问她想不想试一次,虽然不是她目的岗位,但她依然没犹豫地准许了,“事实是BAT啊。”

这么忧伤的时机,她想试一试,可准许完她就痛恨了,由于这也意味着要在一天之内恶补岗位知识、准备自荐话术、模拟聘题问答,焦虑像张一直缩短的大网牢牢困住她。

同伙告诉她,接下来就是等hr电话联系了,她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给本没欠费的手机又充了些话费,本以为就算到不了最终环节,有同伙的推荐总不至于“挂”在第一步。可事实上,接下来的几天,她的手机始终没响过。

韩思思从大一最先,就有一个大厂梦,知道自己学历上争不外别人,就用四年时间扎实学手艺,积累实习履历,可她照样在这场万人混战中败了,“不明了,自己显著不至于差成这样,可就是连大厂的门槛都没有资格够到。”

就算挤过通关大厂的第一道关卡,前路依旧荆棘密布。

“在驾驶铁轨的历程中,前方泛起10位身强力壮的男子,若是按原设计行驶十人必死,若是改变轨道,则有一位满头花白的老奶奶面临灾难,你会若何选择?”这是多益网络春招笔试主观题中的一道,“你永远不会想到大厂笔试题都市考些什么”。

笔试只是第一步,真正的“残酷”是无法预设到的。大厂群面被称为“焦虑缔造机”、“学历角斗场”。网上的面试履历只会告诉你,群面流程和心态调整,至于考题千变万化没人压得中,“无人岛的开发与推广”、“为青春偶像剧设计互动方案”,在忍受着学历的降维袭击下举行身份争取,许多人整个面试下来都插不上几句话。

即便挺过群面,离通关又进一步,可这还远远没有竣事。

某大厂在单人面试设置的快问快答环节,像基本营业考察和宝洁八大问的衍生都是可以预设到的,然则,“铅笔的20种用途是什么?”“共享单车不支持暂且锁车的缘故原由是什么?”等千奇百怪的问题,甚至在你还没明白题意的情形下,就被面试官判断“你答不上来”。

有时面试官的临场施展,也会给你打得措手不及,好比王同砚曾在华为线上面试阶段被要求在电脑上任找一个ppt做解说,但电脑上一个ppt都没有,气氛骤降,“在面试中体验了一把社会性殒命”。

若是遇上不讲原理又自带优越感的面试官,甚至会让应届生发生自我嫌疑。某同砚称自己曾在某大厂二面被面试官生怼,“你一个本科生捣什么乱,明白太少,读个研再来吧。”没等走出大楼,就发现信息已经更新,“头像灰了,心也灰了”。

人人都想获得的“通关文牒”

谁都知道,获取大厂“通关文牒”,要历经九九八十一难,可照样挡不住千军万马过独木桥。

高薪早已是人尽皆知的互联网行业标配。据《2021大学生就业形势观察》数据显示,61.7%的雇主预计给到 2021 届高校结业生的薪酬增幅不足 5%,其中与 2020 届高校结业生薪酬持平的占多数,互联网行业的薪酬增幅最为显著。

可使,除了诱人的薪资,这些即将步入职场的初生牛犊都有自己的考量。

“谁想为事情卖命?可在大厂赚的钱能对得起这寒窗十余年的学费”,姜田绝不掩饰自己对薪资的期待。姜田是典型的小镇做题家,高考前,妈妈就算打两份工也要绝不犹豫地给他报一节就要500块的冲刺班,每次想起来这些,他就以为一定要干一行赚钱的,让妈妈过上好日子。

他固然知道大厂“计时如厕”、“35岁魔咒”,甚至被称为“007ICU”,可是他没设施,他想闯出来。

985院校的本科结业生黄天意,对照雪球宣布的“2021年中国百亿市值互联网公司排名”举行简历投递,“大厂自己就是一种保障”。除了在大厂官网网申,黄天意也曾在第三方平台投简历。可第三方平台快速的流程和天真的相同方式,让他从心底感应不安,“大厂招聘的繁琐,在某种水平上也意味着更正规”。招聘平台频仍被曝出来的“坑”,让他怕一步踏错、步步错,对于信息源的筛选加倍郑重。

应届生小史告诉Tech星球,她曾在第三方平台投递内容运营岗后,却收到一家母婴公司的招聘来电,那时她就在招聘平台上搜索,显示公司规模为20-99人,以是特意询问对方,对方却回覆道,由于第三方招聘软件划定企业规模最小项就是20-99人,可公司初创团队现实却并未到达20人,在那以后小史每次投递简历前,都市在天眼查上举行搜索,但仍心怀挂念,“国企、大厂才是首选。”

“说白了,进互联网大厂是我的跳板。我没有在一个互联网公司干到死的想法。”在欧洲读研的沈春和本设计留在欧洲,突如其来的疫情让设计落空。她思量进互联网大厂,也是为再回欧洲做设计,一系列的经贸协议让她以为,中国互联网大厂有足够的资源在欧洲的市场有所作为。

大厂做跳板,在年轻人中并不罕有。黄天意在秋招时已经斩获了某互联网大厂平安岗的offer,但他仍然设计二度入局再战春招,看看有没有可能拿到更优质就业的时机。他只想跨专业做产物,他以为校招是有自然优势的,“若是现在不掌握住春招时机寻找新的岗位,就意味着以后会更难换岗。”

梦想照进现实,放下“进大厂”执念

‌对于许多结业生来说,互联网大厂是第一选择,但不是唯一选择。

曾在某大厂实习过的浙大学生告诉Tech星球,本想着进到大厂可以大施拳脚,可没成想做的竟是取快递、搬运物资、文字校对等噜苏的事情。“面试的时刻造火箭,进去的时刻造轮子”,这句话早就撒播在求职圈中了,是大多数大厂用工的现实写照。

早就拿到一家互联网大厂意向书的吴昱翰好奇大厂的事情气氛,在脉脉、牛客网领会部门情形,可他越看越焦虑,营业赛马、老板独断、强渡过大,每次破晓下班叫个滴滴都能排到几百号开外。他以为这样的日子不是他想要的,当大厂的神秘面纱被揭开,就没什么能吸引他的了。

实时退出,战略放弃的并不是只有吴昱翰一小我私人。

马涛是一名通俗本科院校的学生,本有时机通过校园媒体留在某大厂的校园渠道。然则,实习半年后,他发现校园营业完全依托在校人脉资源,以及在学生时代保留的对学生整体的领会,并不是恒久事情,他想深耕垂直领域。

马涛明确地知道自己没有学历优势,很难进入BAT头部大厂,用了全力也只是为了争取到一张入场券,就算进到大厂身边人都出自顶尖高校,时机很难轮到自己头上,提升遥遥无期。最后,他选择去杭州一家小著名气的电商公司重新学起,项目人手欠缺也为他提供了更多资源倾斜和展示时机。

吴同砚是985高校应届生,投递的是某大厂影视制作的内容岗,从综艺、电视剧到影戏,从案例剖析、行业趋势再到内容原创,足足准备了12页A4纸,可拿到考题的那一刻他懵了。满屏幕的电商运营问答和英文缩写的专业术语,让他以为这两周的准备像个笑话。可连他自己也没想到,竟然挺过了笔试。

可好运似乎只是稍微眷顾了他一下。面试之后,吴同砚怀着主要又隐约期待的心情守候,一天在地铁上他收到了通知,“我们很遗憾地通知,你未能通过本次面试”。

他仰面看着地铁铺天盖地的招聘平台的广告,以为是时刻走出自己设定的牢笼,就在那一刻,“我突然放下了对进大厂的执念”。

虽然,春招越来越靠近尾声,年轻人仍在求职的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