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用投资的赚钱方法】反主流的起义文化,为何成了消费主义的助燃剂

  • A+
所属分类:实时资讯

1994年4月,“涅槃”乐队的主唱兼吉他手科特·柯本在家中自杀,留在他身旁的字条上写着“与其徐徐消退,不如燃烧殆尽”。

“涅槃”乐队作为二十世纪最让人印象深刻的摇滚乐队之一,以强劲的朋克摇滚曲风和在台上烧吉他捣毁器材的彪悍台风,打造了一种另类的“油渍摇滚”。朋克的主要头脑基础就是拒绝嬉皮士所代表的主流事物,对那时浮躁、苍白的商业摇滚提议叛逆。

但当涅槃乐队的专辑在盛行乐坛走俏时,另类成为了脱销的主流音乐,柯本最先嫌疑自己倒戈了追求“自由”的朋克摇滚。为了阻止彻底的倒戈,他选择自杀来脱节这种绝境。

柯本之死,展现了反文化运动的逆境,而他所拒绝的嬉皮士文化,原本也是叛逆文化的代表。

20世纪60年月,嬉皮士成为起义的代表,他们否决传统价值和现有体制,质疑“美国梦”和泛滥的消费主义,他们崇尚自觉的感动和真实的自我表达,身着奇装异服的他们掀起了新的音乐浪潮。然而,厥后的嬉皮士酿成了“雅皮士”,起义的反文化从另类酿成了主流,成了被诛讨的工具,直到下一个起义者也被主流化。

20世纪60年月中后期,反文化运动兴起,历经潮起潮落,被赋予了宽泛的内在和显示形式。反主流文化虽然以鲜明的态度否决资源主义,但其精髓却始终与现代资源主义文化跬步不离。在《起义国家》一书中,作者以为:数十年的反文化起义运动没能改变任何现实,不仅未能抵制或阻止消费主义大潮,反而令它愈演愈烈。

反文化运动的降生

“起义运动代表了真正的资源主义精神。”

“反文化运动”被美国加利福尼亚州立大学的历史学教授Theodore Roszak归结为,20世纪60年月发生在美国社会政治、文化领域的一切青年人抗议运动,既包罗校园民主运动、妇女解放运动、黑人民权运动、反战运动、环境珍爱运动、同性恋者权力运动等方面的政治革命,也包罗摇滚乐、性解放、毒品、嬉皮文化及神秘主义和自我主义的中兴等方面的文化革命。

反主流文化的主张,早在十八世纪的西方浪漫主义头脑中就有了踪迹,并连续主导了整个十九世纪的艺术想象力。二战后,流行于美国的文学派别“垮掉的一代”试图反抗现有的文化秩序,他们否决一切世俗成规和垄断资源统治,抵制对外侵略和种族隔离,憎恶机械文明。他们追求绝对的自由,通过毒品和性爱追求另类生涯,挑战着传统社会规范,掀起了一波匹敌主流价值的文化浪潮。

直到20世纪60年月中后期,资源主义的经济和政治危急逐渐显露,随着西方国家战后的黄金时代靠近尾声,社会失业率增高、贫困阶级扩大等矛盾给社会埋下了不准时炸弹。1967年古巴英雄切·被杀戮和1968年黑人解放运动首脑马丁·路德·金遇刺,激化了中产阶级年轻人对守旧政府的气忿。在1968年巴黎的五月事宜中,反文化运动被推演到极点。

主导这场反文化运动的年轻人常被称为“嬉皮士(Hippies)”,他们盼望挣脱一切传统桎梏,通过种种叛逆流动表达对主流文化和现存制度的不满。反主流文化起义者以为,通过小我私人或小整体形形色色的起义行动,就可以“扰乱”主流文化,最终使其整系一切彻底瘫痪。于是他们关注种族、女权、越战等议题,身着奇装异服,留着长发,热衷于追捧布鲁斯、摇滚、披头士、滚石乐队这些另类的新潮音乐。

到了八十年月初,摇滚乐越来越充斥着浮躁、苍白的自我模拟,酿成了取悦民众的舞台摇滚。《滚石》杂志也成了“洋洋自得的商业销售庸俗刊物”。嬉皮士受到新的文化叛逆者的敌视,被称为“虚伪士”。新的起义者拒斥了嬉皮士反文化运动的大多数理念,致力于“反嬉皮士”。

然而就如开头提到的一幕,新的叛逆文化又逐渐被民众接受、追捧,而叛逆者们却因“不再另类”而感应尴尬。

从解放自我、逃离体制到另类艺术作品,反主流文化运动的内在宽泛无常,但其精髓却始终与现代资源主义文化跬步不离。在资源主义文化向全球渗透的历程中,反主流文化头脑或是象征也随着美国民众文化产物在全球的营销而成为我们见责不怪的新潮事物,甚至成了经济的消费主义时尚。

反文化起义者们试图通过消费者造反来突破体制,他们提出了关于运动鞋项目的“奠基性营销设计”来匹敌和变化以耐克为代表的资源主义,然而这种方式恰恰是资源主义的市场竞争形式之一,甚至叛逆文化都成了汽车销售的噱头和卖点。

消费主义的幻象

“反主流文化成为消费文化的助燃氧气。”

在民众文化批判的论点中,19世纪英国谈论家马修·阿诺德以为,资源主义社会尊崇的“机械和物质文明”是虚伪的文化,对“英式自由”的崇敬不外是太过崇尚物质生涯的“拜物教”而已。20世纪的利维斯以为,民众文明是工业化机械生产方式和商业社会的产物,大量生产和尺度化威胁到了文化的生计。

德国的法兰克福学派看到,西明历程中的天下大战、纳粹虐政、军备竞赛和工业尺度化抹杀了社会成员的个性,西方启蒙头脑提倡的理性并没有给人类带来自由和幸福。随着主体掌握的科学手艺主宰了主体自身,启蒙理性头脑也沦为了手艺和工具理性,商业广告和消费文化蒙蔽了民众意识并使其愚钝麻木。

文化工业借助现代手艺手段和集中治理体制,复制、牢固、强化民众头脑模式,文化工业意识形态所强加的整齐同等取代了自主意识。泛滥的消费主义文化和平庸、低俗的商业化娱乐导致民众沦落于虚幻的美妙生涯期望之中,从而损失了改变社会体制的动力。

然而,弗洛伊德的心理剖析理论以为,文明社会的确立要求控制小我私人的原始感动,不能一味追求快感体验、回避痛苦,“现实原则”取代了“快乐原则”。法兰克福学派的马尔库塞认同了弗洛伊德的压制理论,并区分出了需要的真实需求和社会统治强加给小我私人的虚伪需求。

虚伪需求是蓬勃工业文化通过通讯工具、消费商品、娱乐和信息工业为民众划定的一套生涯态度、习惯、头脑和情绪,是因社会统治需要而强加给小我私人的虚伪征象。民众需要批判、拒斥现有文化模式和生涯方式,以脱节虚伪需求的压制,从而获得肉体和心灵的自我解放。

消费文化,就是资源主义工业为知足生产需求而向民众贯注的“虚伪意识”,也是反主流文化批判的一个关注重点。然而,反主流文化者创作的文化产物一方面批判消费主义,另一方面却在消费市场上大获乐成,又推动了消费主义泛滥。

普遍的虚伪需求,导致了消费的从众效应。当社会富足到一定水平,商品的价值更多是作为社会身份职位的象征,消费者也被迫卷入竞争性消费,反主流文化起义形成了新的炫耀性消费。

反主流文化影戏《黑客帝国》将人类栖身的天下设计为一个全心制作的幻象,通过机械给人类大脑贯注感官内容,让人类误以为生涯在一个物质天下中。这个头脑的泉源可以追溯到20世纪60年月,文化起义者居伊·德波在《情景的社会》中表达了批判消费资源主义的政治头脑。德波以为,消费资源主义把一切真正的人类履历转化成了商品,然后再通过广告和民众传媒重新卖给消费者,将人类生涯的方方面面都吸收进“情景”里。

若何走出幻象

“抵制社会最终成了批判头脑者小我私人自说自话的思辨游戏。”

当嬉皮士酿成了雅皮士,起义文化从另类酿成了主流,反文化运动“匹敌强权”是否有用?

2003年9月,作为文化扰乱行动的旗舰刊物,《广告克星》最先接受“黑斑运动鞋”的订单。从这一天起,人们很难再信托“主流”和“另类”文化之间还可能存在任何区隔和对立,由于起义文化自己就带有真正的资源主义精神。

反主流文化的头脑基础是小我私人主义文化和资源主义精神。凭证反文化理论,“体制”要确立秩序只能通过压制小我私人,于是起义者们要推翻体制,主张自由主义和无政府主义。在反文化起义者看来,反抗之道在于重新获得自然快感能力,通过寻欢作乐到达最终推翻,于是享乐主义酿成了反文化革命学说,反主流文化成为消费文化。

民众社会批判以为,多数人是被动从众行为的受害者,他们受肤浅的物质主义价值观支配,遵守于体制的功效性要求,因此不能能体验真正的缔造兴趣和自由。随着民众社会批判日益普遍流传,反文化起义成为身份区分的主要方式。当介入反文化的人越来越多,起义者就必须再发现一个新的反文化运动来重新确立身份划分。

托马斯·弗兰克指出,多年以来,起义者自然已经成为消费文化的中央形象,象征永无休止、漫无目的的转变,以及针对“权力体制”的永恒躁动。

相比通俗激进政治运动,反文化起义运动吸引了更多的疯子和怪人,他们倾向于把犯罪行为浪漫化,并将这些看成是社会批判的形式。作者以为,反文化的想法确立在谬误之上,反文化起义是一个虚伪的起义,其夸张的姿态不只毫无建树,反而诋毁推进社会公正的紧迫事情,还在一定水平上制造了蔑视民主政治的气氛。

反文化头脑的基本谬误是,他们注重到了社会规范的强制性和责罚性,于是将社会秩序在整体上看作一个压制系统,其效果往往是对反社会行为的赞美。在反文化运动看来,所有的社会问题源自信众社会的基本特征,因而要解决问题只能推翻整个制度。反文化流动分子和头脑家拒斥解决现实社会问题的可行方式,而他们追求的“更深层的”、“更激进的”的选择却永远不能能有用执行,反而经常使问题加倍恶化。

译者以为,我们并不是生涯在黑客帝国,我们也不是生涯在情景之中。我们生涯的天下现实上更为无奇,并没有一个单一的、涵盖一切,并能统合自身的系统。对这样一个天下来说,反文化运动不仅成事不足,而且败事有余。它不仅涣散精神、转移起劲偏向,使之无法集中于人们生涯的实质改善,而且还激励人们对这样的渐进变化接纳完全嗤之以鼻的态度。

反文化运动的荒唐展现了,社会秩序终归只能靠一套规则系统维持,系统作为一个整体也需要大量的自愿遵守,互助系统中的违规者必须获得责罚,但这自己并不组成榨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