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卷、烧钱、亏损:巨头围剿在线教育独角兽

  • A+
所属分类:实时资讯

 

内卷、烧钱、亏损:巨头围剿在线教育独角兽

"2020 年全球教育也许有 80% 都流向了中国,这在天下历史上都是难以想象的。"

这是跟谁学董事长陈向东此前在接受采访时透露的一组数据。而这 80% 的投资,带来的是一个无比惨烈的在线教育风口。面临炙手可热的在线教育赛道,巨头们也不再矜持,纷纷下场亲自结构。

已是作业帮背后大股东的百度,推出了首个教育硬件小度智能学习平板,字节跳动也在 2020 年最先鼎力推广教育和硬件产物 " 鼎力智能作业灯 "。不难发现,巨头们在在线教育这条赛道上,步子迈得显然要比那些独角兽公司们大得多。

不外,这些巨头显然还没意识到,它们大步跨入的是一个用 " 红海 " 都不足以形容其惨烈的市场。

无尽的烧钱、疯狂的内卷、频仍的退场,在线教育公司当下的境况,可能比已往任何一个风口都要 " 残酷 "。

01、高速增进 VS 巨额亏损

约莫在几周前,那些已经上市的在线教育公司陆续宣布了自己最新的财报。放眼望去,写满了 " 亏损 " 二字。

跟谁学归母净亏损 13.929 亿元,去年同期归母净利润为 2.27 亿;网易有道整年归属于通俗股股东的净亏损 17.53 亿元,2019 年同期净亏损为 6.37 亿元,亏损扩大 175.51%;好未来第三季度财报显示其净亏损为 5289.1 万美元,去年同期则是盈利 1642 万美元。

而与这些不停扩大的亏损相对应的是企业高速增进的营收以及融资规模。只管情形不容乐观,但人人依旧在想尽设施拓展市场份额,总之一句话:

亏损可以扩大,但增进不能停。

凭证《教培参考》的统计数据显示,2020 年海内教育行业宣布的融资事宜共 238 起。由于在线教育自己并不是一个新的赛道,融资次数相较于已往几年也出现连续下降的趋势。但得益于特殊的情形,融资次数下降的同时融资规模却在大幅增添。整个 2020 年海内在线教育领域融资金额跨越 680 亿元,远高于 2019 年 418 亿元。

而这些资金流向有显著向头部企业靠拢的迹象。

猿指点一年内完成了三轮跨越 35 亿美元的融资;作业帮也完成了两轮超 23 亿美元的融资;同时,已经上市的在线教育企业也在竭尽一切可能,让自己获得更足够的弹药,其中好未来与银湖等机构杀青 33 亿美元私人配售协议,跟谁学宣布获得 8.7 亿美元定增。

拿到钱自然是要花出去的,于是我们看到了已往两年在线教育上演了一轮又一轮广告大战。

从春晚的舞台到各大综艺节目的赞助,再到电梯间、公交站的广告牌,种种在线教育企业的广告无处不在。上一次,我们看到云云规模的麋集广告投放可能还得追溯到 16、17 年的二手车电商大战时期,而在烧钱的规模上,显然远不及这轮在线教育广告争取战。

内卷、烧钱、亏损:巨头围剿在线教育独角兽凭证 QuestMobile 此前宣布的数据显示,停止到 2020 年前 9 个月,猿指点、作业帮、好未来旗下学而思网校这三家教育机构,在方面的投放总额已经到达约 55 亿元,至少是去年同期的两倍。

单个企业方面,据网易有道的财报显示,其 2020 年市场营销用度为 27 亿元,2019 年同期仅仅只有 6.23 亿元;跟谁学的营销成本也从 19 年同期的 10.41 亿元暴增至 58.16 亿元,增进 458.7%;好未来的营销成本更是从 2016 财年的 0.74 亿美元一起飙升至 2020 财年的 8.53 亿美元。云云规模的营销成本增幅也是这些企业由盈转亏的基本缘故原由所在。

但海量的广告真能换来好效果吗?

看看现在一地鸡毛的二手车电商,在线教育企业似乎也应该多一些思索。但在整个行业都处于舍命狂奔的大潮下,它们似乎又没有时间真正停下。

不否认在资源助推下,整个在线教育行业规模在不停扩大,凭证艾瑞咨询的数据,2020 年在线教育行业市场规模同比增进 35.5%,到达 2573 亿元。但同时也要看到,行业规模快速增进的背后是企业巨额的亏损。

若是说营收增添的同时,这些亏损缺口却不停加大,可以被视作暂时性的需要 " 牺牲 ",但当整个行业都进入这种不康健状态时,似乎也很难有人独善其身。

02、巨头搅局 VS 资源退热

若是说疫情促进了在线教育整体用户规模的扩大,独角兽和巨头们的双重发力,大量热钱的投入则直接拉高了企业们的获客成本。为了获得用户,种种低价课成为企业们最常用的手段。某在线教育 CEO 透露:

" 现在整个行业内全价课用户占比不到 10%,同时用户留存率、复购率都不理想。"

在详细的获客成本上,某在线教育领域独角兽的高管示意:" 去年年头时,整个 AI 课行业一个小课包的获客成本约莫是 200 多元,然则到 11 月份,已经涨到 1000 元左右。不到一年的时间价钱翻了 3~4 倍,课程的客单价浮动却远远低于这个水平。"

同时,那些上市公司的财报数据似乎都在告诉外界,疯狂的烧钱营销大战短时间内依然看不到终点,所有人都在咬牙坚持。

另一方面,虽然企业们投入重金,但在线教育市场依然有异常大的空间。凭证 CNNIC《中国络生长状态统计讲述》,住手 2020 年 3 月,我国在线教育用户规模已达 4.23 亿,在天下人群中的渗透率达 30%。

或许是看到这样的市场情形,字节、百度这些曾经站在独角兽死后的大厂们也最先亲自入局。

以字节跳动为例,鼎力教育是其现在内部最主要生长的营业线之一。

去年 10 月字节跳动推出 " 鼎力教育 " 品牌,席卷了清北网校、GOGOKID、瓜瓜龙启蒙、开言英语、极课大数据、Ai 学、教育硬件等多个已有相当着名度的子品牌,由今日头条原 CEO 陈林担任新营业的 CEO。今年 1 月,其内部将原锤子团队组建的新石实验室并入教育硬件团队。

内卷、烧钱、亏损:巨头围剿在线教育独角兽对于鼎力教育,其公司内部的态度也异常明确,那就是不惜重金。此前陈林曾公然示意:" 未来三年字节跳动将在教育营业上巨额投入。" 据此前的报道称,单鼎力教育旗下瓜瓜龙英语一个品牌,天天在抖音上的推广投放额就高达 150~200 万元。要知道这照样确立在字节系内部享有 8 折优惠的基础之上。

随同着整个行业烧钱大战无休无止,融资规模在增添的同时,头部企业估值自然水涨船高。但这种高门槛也直接劝退了大量 VC。

" 不是 VC 们不想投,而是确实投不起了。"

这样的烧钱 " 战争 " 是对企业和投资人耐心的磨练,但若是看不到终点,投资人们自然就会变得郑重。

此外,字节、百度这样的巨头带着伟大的流量和资源入场之后,那些头部独角兽们的职位不会马上受到波及,但对于那些中小企业而言,它们的生计空间将会被进一步挤压。

于是我们看到,从去年下半年最先,包罗迪士尼英语、百弗英语、趣动旅程在内等一系列在线教育品牌宣布退场。去年年底,累计实现上亿美元的学霸君也泛起爆雷,首创人兼 CEO 张凯磊宣布公然信认可资金链断裂。

这并不新鲜。

这样的退场在之前包罗网约车、共享单车、直播等一系列互联网风口中已经上演过无数次,在现在这种看不到终点的战争下,即便那些估值数十亿甚至上百亿的独角兽们也不能放心的独坐高堂,

事实,谁也不知道下一个倒下的会不会是自己。

03、盈利依旧遥遥无期

此前同样烧钱的共享充电宝企业们,当市场名目逐渐稳固之后曾杀青放弃烧钱、转向盈利的共识。

但在在线教育领域,这样的共识显然还没杀青。

某在线教育领域独角兽的高管示意:" 短时间内,烧钱拼广告投放、获客成本过高的问题不会有太显著的改善。首先,现阶段未上市的企业都在尽一切可能做大自己的规模,为上市做准备。第二,从营销渠道来看,这两年实在整体缩减许多,大部门都集中在字节和腾讯系,这也就形成了狼多肉少的事态,价钱自然会水涨船高。"

事实上,对于互联网的风口而言,烧钱是每一个风口行业都必须要履历的历程,但没有一位投资人和创业者愿意一直烧下去,任何企业最终都要回到以盈利为导向的谋划模式上。以是,在创业者或者投资人们的模式设计中,烧钱只是前期必须要做的牺牲,用绝对资源优势战胜竞争对手,完成市场收割后再提升客单价以实现盈利,直播云云、o2o 云云。

然而,从现阶段的竞争来看,盈利并不是这些创业者和投资人会去想的事,自力上市或许才是它们更主要的目的。

去年网易有道、一起教育等赛道独角兽上岸资源市场。虽然各自的财政状态显示并不算亮眼,但它们最最少给了投资人一个套现的时机。

对此,某投资机构投资司理示意:" 自力上市这件事要从两面来看,首先利益异常显著,那就是企业获得了新的融资,投资人有了更好的变现时机。但另一方面,这也意味着相当一部门在线教育企业在一级市场已经很难继续融到钱了,只能通过二级市场来获得融资,在整个行业连续高烧的条件下,这未必是一件好事。"

回首这个行业并不长的历史可以发现,猿指点是这个行业大规模投放的带头企业,2017 年其最先投放成本较低,但也获得不错的转化率,从而乐成抢占头部位置,而这种投放模式也吸引了其他竞争对手的跟进。

因此,作为这个炙手可热赛道的头部企业,猿指点、作业帮们自然不会停下脚步,事实它们现阶段的目的就是尽一切可能扩大市场规模,为即将到来的 IPO 提供更多的想象空间。

但这种野蛮生长背后的隐患也不容忽视。

虽然烧钱换市场是当今移动互联网创业时最常用的商业模式,也已经获得过证实,但并非每一次都行得通。如烧钱已跨越千亿,但依然远远看不到任何盈利希望的长视频领域。再好比当初的共享单车行业,现在只能让人无限唏嘘。

新东方首创人俞敏洪此前在公然演讲时曾示意:"2020 年资源向教育领域输入了近 150 亿美元,然而整个在线教育的收入也许也就几百亿元人民币。每收一分钱,就要先花掉两块钱。到现在为止,我还不以为在线教育是一个可以跑通的商业模式,它突然成为了老国民的刚需,但却不是一个可以自力发展的商业模式。"

站在旁观者的角度,或许应该加倍理性的熟悉到,一个真正康健的商业模式应该是高效且可连续的,套用到在线教育行业身上就是客户转移成本够低、高正价课占比、高复购率。但这一切,现在都还只存在于理想当中。

泉源:钛 江雪寒